?那卡诺登山下的书写者 ——访我省蒙古族青年作家索南才让

2019-09-26 10:54:24 青海日报   王丽一

那卡诺登山下的书写者YUF中国藏族网通

——访我省蒙古族青年作家索南才让YUF中国藏族网通

白天,他跟着羊群游走在山坡草地,读书、思考;夜晚,他趴在厨房的一张母亲用作案板的桌子上,构思、创作。从随意的写作走向有目的的创作,索南才让开?#21152;?#19968;个写作者的眼光去打量身边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YUF中国藏族网通

在文学的道路上,索南才让无疑是?#20197;?#32773;。天赐的禀赋让他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观察和感觉,草原民族独有的生活方式及其文化心理也早已成为他的血?#28023;?#27969;淌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之中。他的作品辨识?#32676;?#39640;,不仅带有鲜明的民族、地域特色,字里行间也处处渗透着他自己独有的创作体会和生活体验。如今,在创作之路上遇到瓶颈未必不是好事,一旦走出来,突破它,就必然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天地。YUF中国藏族网通

1.jpgYUF中国藏族网通

个?#24605;?#20171;:YUF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才让,蒙古族,1985年生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托勒草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4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在《青年作家》《小说月报》《民族文学》《青海湖》《滇池》《文学港》《青海日报》等报纸杂志发表过作品。曾获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青海省“五个一工程”奖。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存在的丰饶》《我是牧马人》,长篇小说《野色失痕》《小牧马人》。YUF中国藏族网通

六月的阳光下,位于那卡诺登山脚下的德州牧场展现出一年中最令人心动的优雅和迷人:一道道舒缓的草坡连绵起伏,波浪一般充满了徐缓、从容的旋律感;天格外蓝,草叶细密柔软,百灵鸟啁?#36776;?#38393;;不知名的野花开得灿烂而执着,一群群牦牛和马儿悠?#23567;?#33258;在地啃食青草,远处山坡上的羊群宛如天上的白云……YUF中国藏族网通

这,就是我省蒙古族青年作家索南才让的家,是他赖以生存和写作的故土家园。YUF中国藏族网通

我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放羊娃YUF中国藏族网通

此刻,一身迷彩服、戴着乳黄色西部牛仔帽的索南才让正和伙伴们一起剪羊毛,今天轮到给堂弟扎西才让家帮忙了。那只被捆绑的藏系羊挣扎着,发出“咩咩”的叫声。索南才让动作敏捷、利落,他一边牢牢按住羊的身体,一边抄着锋利的剪刀为羊剪毛。同伴们没有人拿他当作家?#21019;?#19968;听说我们是来采访他的,他们就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讲了不少索南少年时顽皮捣蛋的笑话。索南看上去脸红了,也笑着?#21019;?#30456;讥。这场面,让人感到轻松、愉快。我们和他们,很快就熟悉起来。YUF中国藏族网通

到这里来帮忙的六七个人都是索南的邻居,他们从早上9点一直干到中午1点多。好在扎西才让家只有300多只羊,否则这会儿还完不了工。这些蒙古族、藏族、回族和汉族牧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早已相熟相知。从剪羊毛,我们感受到了草原人的热情?#27599;?#21644;真诚坦?#30465;?#36825;不,刚一完工,大伙就把我们让到了今天剪羊毛的主人家。喝着滚烫的奶茶,吃着扎西才让家烤制的喷香扑鼻的焜锅,望着这些?#24863;?#39118;生、亲如一家的牧人们,我不禁好奇地猜想,这些人中,谁是索南笔下的人物原型呢?小说中的宗者,帕合姆,尕巴斯,那仁克,黛青措,吉雅……是他,还是她?YUF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才让,1985年出生在海晏县?#39318;?#27827;乡德州村。德州是藏语“六个山包”的意思。因为临近青海湖,水草丰饶的湖滨草原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提供了辽阔的牧场。YUF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纯牧业乡的蒙古族后裔,索南才让和他的祖辈们一直以放牧为生。童年时的索南才让很?#20113;?#22312;海晏县城和?#20197;?#21439;?#37027;?#25114;家里辗转念了四年书,便早早辍学回家了。那年,他12?#36749;?span style="display:none">YUF中国藏族网通

父亲郑重地将一匹?#21507;?个月的白色母马连同家里的羊群交给了他,交给了这个7岁就会骑马的草原新一代。父亲说:好好照看羊群和这匹母马,母马生下的小马驹就归你了。YUF中国藏族网通

从索南家的冬窝子远望北边的大肖兴山,山顶积雪皑皑。那是祁连山的一个支脉,山色雄壮迷人,那里是他的夏牧场;而在这个地势较为低缓的冬牧场,站在牧场最高处的坡顶上,一眼就能望到青海湖的辽阔与湛蓝。索南才让就是在这一片充满灵性的土地上,和许多年龄相仿的孩?#29992;?#19968;样,开始了年复一年的放牧生涯。YUF中国藏族网通

望山顶的皑皑积雪,看青海湖的万顷碧波,守候苍凉枯?#35834;?#33609;原山峦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牧羊人的时间常常像凝固了一般静止不动,偶尔,索南才让会和伙伴们骑着马,驰?#20197;?#24191;阔的原野,直到把马儿累得精疲力竭;或者去参加各种赛马会,骑着他亲自调教的洋马、土种马在赛场上?#23490;堋?#21584;喊……更多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山坡上百无聊赖地发呆、遐想……YUF中国藏族网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那个神圣的时刻到来。那天,他在叔叔家里看见了一本被当作厕纸的书本,上面的内容吸引了他:那光怪陆离的世界,那飞檐走壁的主人公,让他的想象第一次冲破了草原,?#19978;?#19968;个从来不曾接触过的地方。世界,原来还可以如此辽阔,如此丰富。YUF中国藏族网通

就是从那时起,索南才让疯狂地爱上了读书,他千方百?#39057;?#20511;书、央求阿爸带他去县城买书、租书。有了书,时间过得飞快。白天,他利用放牧的时间看书;夜晚,他又趴在昏黄的?#27827;?#28783;下继续沉潜于他的书本世界……因为读书耽误了干活,母亲不止一次地威胁他要把书烧了。从最初的金庸武侠系列到后来的天文、历史、地理乃?#36797;窕按?#35828;,他的阅读范围越来?#28966;悖不?#30340;故事和人物也越来越多。18岁那年,索南才让读了路遥的《人生》,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22330;?#20027;人公高加林的一?#26410;?#20154;生抉择牵动着他的心,想起自己从14岁开始外出打工所经历的种?#20013;了?#21644;磨难,他第一次开始了对人生的咀嚼和思考。YUF中国藏族网通

生活是如此有趣,我要?#26790;?#23398;的YUF中国藏族网通

方式努力呈现辽阔的生活YUF中国藏族网通

那卡诺登山脚下的风日复一日地吹着,山顶上的云一朵朵地飘?#20174;?#25955;去。YUF中国藏族网通

人生,充满了不可预知的未来。如同青海湖的水那样,看上去湛蓝、澄?#28023;从?#36828;深邃、多姿,让人浮想联翩。YUF中国藏族网通

2007年,令所有人?#27982;?#26377;想到,甚至连他自己也大吃一惊的是,索南才让突然决定写作了。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在提醒自?#28023;河?#20854;在书本中寻找理想的故事和人物,不如自己?#21019;?#20316;,写一写熟悉的人与事。有些故事由自己来编,是不是可以编得更好更有意思呢?YUF中国藏族网通

此时,他已经娶了与他青梅竹马的蒙古族女子才什杰,过着和村里所有年轻人一样琐碎、忙碌而?#20013;?#31119;的小日子,每天为生计?#27982;Γ?#38386;暇?#26412;?#21644;朋友们赛马、喝酒。唯一不同的,是他仍然嗜书如命。YUF中国藏族网通

写作的念头一旦萌生,竟那样强烈、执著,夹杂着?#39545;居?#35797;的?#40763;校?#20196;索南才让无法抗拒。YUF中国藏族网通

对于一个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程度的牧人来说,从事写作,似乎有点天方夜谭。其实,从开始读书的那天起,索南才让的人生已经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书读?#36855;?#22810;,这种改变就越大。只是没有人在意罢了。YUF中国藏族网通

很快,他的处女作——短篇小说《?#32842;紜?#38382;世了。他写得那样得心应手那样轻车熟路,?#36335;?#37027;个故事早就在等着他来形诸笔墨,又?#36335;?#20182;注定会成为一个作家。多年过去,回想当初的大胆?#21592;剩?#32034;南才让自己也笑了:“那会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那些自信。”YUF中国藏族网通

他把这篇习作?#27597;说?#26102;?#28903;?#20803;文主编的《金银滩文学》,这是他所知道的离他最近的文学刊物。此后,他想趁热打铁再写第二篇、第三篇小说,却没料到,都是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先前的那点自信和得意跑得一干二净,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时苦恼极了。YUF中国藏族网通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金银滩文学》的通知:《?#32842;紜房?#20197;发表,但需要修改。这真是喜从天降!索南才让感受到了一?#24535;?#22823;的喜悦,这比在赛马会上得?#26041;?#26356;让他欢欣鼓舞。是啊,对于一个文学路上的见习者,谁?#30097;?#26395;第一次投稿就能发表呢?两篇小说胎死腹中而产生的失落感瞬间消失?#26790;?#24433;无踪,自信心又一次满血复活般地回到了索南才让的身上。YUF中国藏族网通

有信?#26408;?#26377;动力,有动力就有干劲。在赵元文?#40092;?#30340;建议下,索南才让决定?#30740;?#35828;创作先放一放,写上一篇散文,就写自己熟悉的牧场和草原。YUF中国藏族网通

白天,他跟着羊群游走在山坡草地,读书、思考;夜晚,他趴在厨房的一张母亲用作案板的桌子上,构思、创作。从随意的写作走向有目的的创作,索南才让开?#21152;?#19968;个写作者的眼光去打量身边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10天之后,散文《红谷里之夏》写好了。他迫不?#25353;?#22320;拿去给赵?#40092;?#30475;,赵?#40092;?#22840;他写得不错,很快,《金银滩文学》就刊登了这篇散文。接着,被誉为中国文学刊物四小名旦之一的《青年作家》也将它予以发表。索南才让受到莫大的鼓舞,他由此知道,只要付出心血和汗水,作家之梦不是遥不可及的。YUF中国藏族网通

2008年,因为生活的压力,索南才让不得不又一次外出打工。他去了?#26412;?#19968;家现代雕塑文化艺术公司,可没有哪一次打工能像这一次令他刻骨铭心,也令他备受煎熬。每天工作到深夜,累得精疲力竭,根本没有时间写作。身体的劳累倒在其次,内心无法压抑?#20174;?#38590;以实现的创作欲念更让他?#32431;唷?span style="display:none">YUF中国藏族网通

他知道自己首先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顶梁柱?#20445;?#20854;次才是一个写作者。?#23853;?#24320;始的写作难道就要放弃了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他。YUF中国藏族网通

在一番?#32431;?#30340;挣扎之后,他最终选择?#24605;?#25345;,尽管这坚持异常困?#36873;?#26159;啊,赛马会上都从不认输的蒙古族汉子,怎能轻易地说放弃就放弃呢?没有时间写作,他?#22270;?#23569;睡眠;没有独立的空间,他就把集体宿舍楼中废弃不用的一个厕所打扫干净,摆上一张简易的小书桌和板凳,安上台?#30130;?#24314;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书房”。因为是厕所,即便把蹲式的马桶口都盖得严?#40092;?#23454;,但下水道的味道依然充斥在这个?#32771;洌?#26102;间久了,就让人头昏脑?#24688;?#32034;南才让没有抱怨,他强迫自己坐下来写,实在憋不住了就出去呼吸一阵新鲜空气,然后回来接着写。YUF中国藏族网通

生活似乎就是这样富有戏剧性。在这间小小的、味道难?#35834;摹?#20070;房”里,索南才让的创作逐渐进入状态。他凭借每天晚上从11点到凌晨1点雷打不动的写作时间,创作出了《存在的丰饶》和?#26007;?#38632;柔情》两个短篇小说,还有一部五万字的中篇小说《在昂冷草原上》。小说很快就在《金银滩文学》和《青海湖》上发表了。《存在的丰饶》还获得了“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这是索南才让文学之路上一个不小的收获,他十?#32456;?#35270;这份荣誉。YUF中国藏族网通

小工、餐厅服务员、兽医、保安、铁道工……走南闯北的打工经历拓宽了索南才让的人生阅历,加上特殊的成长背景,这位看上去俊?#30465;?#22374;诚的蒙古族青年有了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YUF中国藏族网通

2011年元月,索南才让结束了长期的打工生活回到了家乡,他想留在家乡安心放牧、写作、养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州上“金银滩文学丛书”?#24613;赋?#29256;他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他将这?#32771;用?#21517;为《存在的丰饶》。YUF中国藏族网通

说起拿到这本作品集时?#37027;?#26223;,索南才让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与喜悦:书刚一出来,他叫上朋友,开了辆微?#25176;?#36135;车去州上取书,一回来,就把书分给了村里的很多人。村里大多数人不认识汉字,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给大家分书?#21051;?#35828;书是他写的,不免?#21152;行?#24576;疑。这个从小就调皮、不好?#33945;?#23398;的小子怎?#36176;?#28982;就成了一个“作家?#20445;?#20316;家”是干什么的?那一阵,老有人拿着书问索南才让:“这里面哪几个字是你写的?#20426;?span style="display:none">YUF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21496;?#24180;过去了,索南才让已经成了这个有着280户人家、900多口村民的村庄里的“明?#24688;?#21644;“偶像”。在村子里,他拥有不少铁杆粉丝,经常有人?#37027;?#38382;他?#22791;?#25165;什杰:“他又在写吗?这次写的什么?#20426;薄?#24555;完了吗?书出来?#20154;?#25105;一本。”YUF中国藏族网通

知道索南才让在创作或者外出参加什么活动,村民们就会主动过来帮才什杰装卸草料、剪羊毛。连不识字的岳父岳母也特别关注“写作”这样一件对他们来说无比神圣和遥远的事情。记得有一天,老岳父特别激动地给女儿才什杰打电话:“电视里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弄得女儿一头雾水,老岳父?#36816;?#30340;表现很不满意:“你男人是个作家,你连作家们的事都不关心吗?#20426;?#36825;事让索南才让笑了很久,也感动了很久。他知道,对于一个祖祖辈辈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来说,这几句简单的话其实并不那么简单,其中包含了多少对自己的关爱和鼓励,又有多少打心眼里冒出来的自豪与?#26223;?#21834;!YUF中国藏族网通

在长期的摸索与学习中,索南才让逐步掌握了如何抓住内心的冲动适时进?#20889;?#20316;,他对创作节奏的把控日臻成熟。2014年元月,他正式动笔创作酝酿已久的长篇小说《野色失痕》。作为福克纳的狂热喜爱者,索南才让在这部长篇处女作中?#26376;?#20986;了福克纳作品对他的熏陶和影响:小说中的人物、动物均以自己的视角?#24425;觶?#30456;互交叉着构成整个故事,还有对细节的关注、意?#35835;?#33324;的心理描写等等。YUF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才让的文学创作渐渐有了狂飙突进的势头。长篇写作的同时,他还写了《我是牧马人》《德州往事》《寻牛?#24688;?#31561;七个短篇和若干首诗歌、散文。其中,《我是牧马人》《原原本本》和《寻牛?#24688;?#20174;结构、叙事?#25509;?#35328;,他自己都比?#19979;?#24847;。YUF中国藏族网通

这一年,在青海省作家协会的努力下,索南才让怀揣文学梦想,参加了“鲁迅文学院浙江作家高级?#34892;?#29677;”的学习。短暂的学习生活让他大开眼界,结?#35835;?#19968;批优秀作家和评论家,也让他对自己的创作进行了一次认真而又从容的梳理与思考。YUF中国藏族网通

2015年,蓄势待发的索南才让再次全身心地投入到长篇小说《野色失痕》的创作当中。当年3月,他完成了这部长达25万字的小说初稿。不久,该作品被青海省作家协会申报为“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因为项目要求当年截稿,所以在剩下来的9个月时间里,索南才让必须倾注精力完成这部作品的修改和打磨。与此同时,青海人民出版社也约他写一部儿童长篇小说,他毫不?#28120;?#22320;答应下来,他愿意在文学的道路上做更多的尝试。YUF中国藏族网通

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同时面对两部不同题材的长篇小说。为了不影响作品质量,不造成相互干?#29275;?#32034;南才让每天清晨五点半就起来写三个小时的儿童长篇《小牧马人》,之后?#32622;?#23478;里的各种活?#30130;?#31561;吃过晚饭再坐下来修改已经有了初稿的《野色失痕》。YUF中国藏族网通

就这样,借助白天和晚上的不同时段,他于当年如期完成了《野色失痕》的定稿和《小牧马人》的初稿,并创作了短篇小说《秘密》和?#29420;?#32773;不善》。YUF中国藏族网通

2015年年底在海北藏族自治州召开的文代会上,索南才让被授予“2009—2015年度全州文艺创作优秀作者”奖。YUF中国藏族网通

2018年,索南才让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第34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在长达?#27597;?#26376;的学习中,他又一次经历了文学观念和思想观念上的冲击与洗礼。他笑着告诉我:“我们班全是硕士博士,像我这样小学没毕业的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刚开始的时候挺自卑的,但后来我意识到,自己拥有独特的创作资源、独特的经验,自信才一点点地?#21482;?#26469;了。我从研讨班上结交了很多朋?#36873;?#30495;好!”YUF中国藏族网通

2018年应当是索南才让的丰收之年吧。从鲁院回来不久,他就以青海省青年作家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全国青年作家代表大会。他完成了系列短篇《接下来干什么》《滑冰》《蹲守》等六篇小说的创作。筹划了两年之久的长篇小说《哈桑的?#27827;臁?#20063;再次被列入“2017年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并且如期完成。YUF中国藏族网通

短短几年时间,这位蒙古族青年完成了从牧民到作家的华丽转身,他的作品登上了《小说月报》《青年作家》《民族文学》《青海湖》《文学港》等省内外文学刊物。他不醉心于民族习俗和民族性格乃至民族生活中?#25345;?#31070;秘性和宗教性的揭?#23613;?#38138;陈,而是始终关注并着力描绘少数民族群众的生存状态。牧民的放牧、转场、赛马、饮酒、爱情等日常生活,一直是他小说创作的主要内容。这使他和许多少数民族题材的写作者有了明显?#37027;?#21035;。他创作?#37027;?#21147;和实力已经引起了文坛的广泛关注。YUF中国藏族网通

尽最大可能去寻找YUF中国藏族网通

属于自己的句子YUF中国藏族网通

那卡诺登山下的百灵鸟多得数也数不清,它们婉转动听的歌唱陪伴我?#20146;?#36827;索南才让的家。YUF中国藏族网通

这是一片长3800?#20303;?#23485;200多?#20303;?#20004;侧?#21152;?#32593;围栏的长方?#25991;?#22330;。就在这片土地上,索南才让的父母养育了他们姐弟三人。如今,索南才让?#36805;?#27597;居住过的老屋改造成了自己的书房。那长条形的书案上摆着他的书法作品,整洁的书桌上有他正在阅读的书籍和手写的文学作品。靠墙的书柜里摆满了书籍和一幅成吉思汗画像、一个地球?#24688;?#38500;了少数大块头作品外,索南才让的大多数作品都是手写而成。这让我们有些意外,看着那一行行整齐的?#30452;首郑?#19968;本本装订成册的手写稿,我们感受到了索南才让对文学的虔诚和用心。书桌正对?#37027;?#19978;是一幅“观海听涛”的书法作品,旁边的一座?#37327;唬?#25104;了索南看书的好地方,他常常半躺在那里,对着窗外明亮的阳光,一看就是一个下午。YUF中国藏族网通

每天早晨天不亮,索南才让把自家养的二百多只羊放出羊圈,让它们一路撒欢去享受自由和青草,而自己则回到书房,开?#23478;?#22825;的写作。偶尔,他会骑上摩托车去检?#21491;?#19979;自己的羊群。大多时候,他不用操心,只在黄昏来临时去把羊群赶回羊圈。他心爱的马儿如今也只剩三匹了。为了更好地解决创作时间和经济压力的冲突,索南才让养的羊不多,他把500亩春秋牧场以每年3万元的价格租了出去。对他而言,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每天依旧生活在自己的牧场上(用他的话说,这是善待心灵最好的方式),但却不?#26790;?#29983;计奔走,可以心无旁骛地写作。YUF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才让的家和“书房”相距不到十几米,爱人才什杰把这里收拾得同样干净整洁。地上摆?#35834;?#19968;盆紫色三角?#25151;?#24471;热烈奔放,墙上?#26131;诺?#32418;色“奔马”英姿勃发。这是才什杰亲?#20013;?#21046;的钻绣,那红与黑的色彩在阳光下闪现出钻石般的光芒。说起丈夫的创作之路,这位朴实、秀气的蒙古族女人有些腼腆又有些?#26223;粒骸?#25105;们从小一起长大,没觉得他会当作家。他顾家,对我和家人?#24049;謾?#20182;既然?#19981;?#20889;文章,那我就支持他。每次见到我母亲,她都会告诉我,索南去外面参加活动就让他去,你啥也别说。村里人对我们特别好,有啥事大家都来帮忙。他现在都快成我们村的?#26223;?#20102;。我的小女儿不懂事,老跑到学校给?#40092;湟?#25105;阿爸出书啦’,回来我说她她也不听,还?#37027;哪蒙?#20070;去送?#40092;?#21644;同学呢。大女儿从来不这样。”YUF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才让疼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逢年过节,这位浪漫多情的蒙古族汉子都忘不了给妻子?#22270;?#31036;物,他说,妻子对他创作上的支持实在太大了,家里很多事情都不让他操心。去年去鲁院正值最忙的季节,自己有些?#28120;ィ?#26159;妻子硬逼着他去的。YUF中国藏族网通

那天,我们跟随索南才让从他的家,从他的冬窝子驱车一直走到了他?#37027;?#29287;场。哪里有个坑,哪里有个小山包,?#22902;?#36335;上夜晚会遇到?#29301;?#32034;南才让都了如?#21018;啤?#36825;样辽阔的家,对于城里人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啊。YUF中国藏族网通

天?#29031;?#34013;,云朵悠悠,草地是那样厚实绵软,耀眼的太阳被大片大片的云团簇拥着,散发出一道道五彩的光芒。一抹弯弯的月亮也淡淡地?#20197;?#19981;远处的?#25321;?#20043;上。YUF中国藏族网通

坐在秋牧场的绿草坡上,听索南才让?#24425;?#33258;己的文学梦想、创作中遇到的瓶颈以及对未来的展望……YUF中国藏族网通

那一刻,?#39057;?#39118;轻,时光静到你能听见自己的心跳。YUF中国藏族网通

正在创作的长篇?#20999;?#26500;作品?#38431;文?#25163;札》让索南才让感到前所?#20174;?#30340;困?#36873;?#24320;始时打算写?#21512;那?#20908;四部。最早写的一万六千多字在《青年作家》上发表了,他不大满意,于是?#39057;?#37325;来,又写了三万字,可还是没能找到自己向往中的那种感觉,只好再一次另起炉灶。他说,他不想永远把自己定位在一个牧羊人的身份上,他得站在更高、更远的地方去审视、回望他生活的德州。他佩服作家阿来对理性的梳理能力,他说自己有点过分?#35272;?#32463;验。YUF中国藏族网通

怎样在时代发展的进程中更好地把握草原人的生存和梦想?怎样呈现更真?#23567;?#26356;深邃的审美体验?怎样在众多的细节之外让关键处沸腾?怎样以更为宏阔的文化?#21491;?#23637;示自己的文学力量?怎样让短篇小说中的故事成为背景而人性成为主?#29301;?#36825;些都成了索南才让内心的焦灼与困惑。YUF中国藏族网通

?#36718;?#23454;说过:作家倾其一生的创作探索,其实说白了,就是?#25226;?#25214;属于自己的句子”。YUF中国藏族网通

在文学的道路上,索南才让无疑是?#20197;?#32773;。天赐的禀赋让他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观察和感觉,草原民族独有的生活方式及其文化心理也早已成为他的血?#28023;?#27969;淌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之中。他的作品辨识?#32676;?#39640;,不仅带有鲜明的民族、地域特色,字里行间也处处渗透着他自己独有的创作体会和生活体验。如今,在创作之路上遇到瓶颈未必不是好事,一旦走出来,突破它,就必然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天地。YUF中国藏族网通

“我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怀疑过自?#28023;?#21542;定过自?#28023;?#24819;过放弃,想过离开这条艰?#28872;?#24120;而又深不可测的河流,但事实上,我?#21019;游?#31163;去,更不曾停下。我知道文学这条河流永远走不到尽头,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爱这条河,并?#20197;?#24847;永远航行在这条滔滔不绝、永不停息的大河之上!”索南才让这样抒发他对文学的热爱与痴迷。YUF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真诚地祝愿这位年轻的蒙古族作家能够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句子,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YUF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