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深处觅浩歌——记藏族学者居·格桑

2019-09-26 11:11:38 青海日报   姚 斌

草原深处觅浩歌5uL中国藏族网通

—— 记藏族学者居·格桑5uL中国藏族网通

1.jpg5uL中国藏族网通

?#20197;?#23601;知道你要远走5uL中国藏族网通

也看到5uL中国藏族网通

你没有径直离开5uL中国藏族网通

而是在山群中5uL中国藏族网通

心事重重的蜿蜒5uL中国藏族网通

你为了我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流经的每一个拐弯处5uL中国藏族网通

都留下了一个留恋的湖泊5uL中国藏族网通

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5uL中国藏族网通

如果偶尔有一?#20301;?#24518;5uL中国藏族网通

之前我寄给你的5uL中国藏族网通

那些花儿 都是干净纯洁的5uL中国藏族网通

———题记(摘自居·格桑的诗《致江河的送别词》)5uL中国藏族网通

楔 子5uL中国藏族网通

“我所做的事微不足道?#20445;?#22312;对学者居·格桑的采访屡遭婉拒后,软磨硬泡地不懈“讨扰”终见成效。5uL中国藏族网通

为了不陷于“先入为主”的主观界定,对他的采访几乎是在零认知的背景下进行的。5uL中国藏族网通

问:请简要介绍一下您所从事的工作?5uL中国藏族网通

答: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民族语文工作和公文翻译;搜集整理散佚?#20598;?#20889;一些自己关注的东西。5uL中国藏族网通

问:作为一名学者的定位?5uL中国藏族网通

答:果洛,地处孕育中华民族文明的黄河发源地,是中国《格萨尔》文化之乡,是中国《格萨尔》文化研究基地,以《格萨尔》史诗为代表,藏民族在千百年的繁衍生息中,创造了独特而优秀的民族文化,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有理由让这些精神财富的传承,在遥远的未来,依然成为这片歌舞之乡最美的文化生态!5uL中国藏族网通

问:常年在果洛工作,是否立足于更为贴近基层的人文关切?5uL中国藏族网通

答:牧人能歌善舞,他们有唱不完的歌,说不完的精言妙语,跳不完的藏家舞……牧区有酒歌、山歌、婚礼赞词、说唱史诗以及包罗万象的民间诗歌。我的生存,正如牧民的生存,逐水草而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5uL中国藏族网通

感恩,是居·格桑?#20102;?#30528;人性光辉的品格。以自己的才智回报党和国家、回报人民,也许这才是一种精神的体现。跨过浮生若寄的藩篱———5uL中国藏族网通

他立身于本5uL中国藏族网通

“没有党的民族政策,就没有我的今天。衷心地希望那些享受少数民族政策的学生能够以自己的才智回报国家、回报社会,以实际行动促进民族更加团结繁荣、祖国更加昌盛?#30475;蟆!?/strong>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5uL中国藏族网通

这里是果洛。5uL中国藏族网通

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5uL中国藏族网通

巴颜喀拉山绵亘?#21916;浚?#38463;尼玛卿山逶迤正北,年保玉则山耸立东?#24076;?#40644;河自西北向东南穿越境域,鄂陵湖、扎陵湖等大小湖泊棋布星罗。这里的山水因其峻美而盛名远播,这里的山水因史诗而神美灵动。5uL中国藏族网通

因其在史诗《格萨尔》中的特殊地位,果洛被誉为格萨尔赛马称王的福地,是英雄格萨尔的诞生地,是史诗《格萨尔》流传千年万里的源。5uL中国藏族网通

果洛州达日县上红科乡,是居·格桑的故乡。5uL中国藏族网通

1960年岁末,他出生在牧人家中。早年间那些青涩的记忆,?#20004;?#20381;旧渗透着柏枝青烟和酥油的香醇。5uL中国藏族网通

挣脱拴在?#21490;?#26438;子上的毛线绳,蹒?#20146;?#21521;?#21490;?#22806;的世界;踏进乡寄宿小学的?#20598;鰨?#23567;心翼翼地打开张望世界的又一扇窗户;躺在萧萧牧野之?#24076;?#32902;意无拘地编造些充满灵异的故事;乍起藏羚羊般敏锐的双耳,倾听艺人令牧草低头的弹唱;细细翻看格萨尔王者的传说,猎?#36896;浩?#19979;满目金戈铁马的《霍岭大战》;反复琢磨着老师那让人思来想去的一句话:“孩子,要知道你需要学的知识,多得像这草原上的青草一样啊!”5uL中国藏族网通

那个年代的学校,只开设藏语文和数学两门课。学习藏文,诵读经典,听闻老师讲授藏族文化构成和渊源,接受藏民族文化、诗歌和传统文学的启蒙。童年的居·格桑总是不停地在找书,如饥似渴地读书,校园里的他,是落在树梢上的鸟儿———拔尖。5uL中国藏族网通

15岁那年,通过入学?#38469;裕?#20182;作别了山风、松涛、牧草和牛羊,迈进了青海民院的大门。5uL中国藏族网通

两年后,当他的诗歌处女作《颂歌》散发着油墨的清香,呈现在学报一角?#20445;?#20182;隐?#20960;?#21040;,这定是心中绿意葱茏的苗圃中———最先发芽的那粒种子。5uL中国藏族网通

1978年,居·格桑从少语?#24403;?#19994;,就业于达日县政府翻译科,?#25991;輳?#20182;为果洛建政25周年所作的诗歌《果洛赞歌》在《青海藏文报?#25151;?#21457;。5uL中国藏族网通

1982年,已是达日县宣传部副部长的他,请求组织同意继续深造。当年,他便考取了中央民院民语系古藏文大专班,两年后,他再次考入青海民院少语系古典文学研?#21487;?#29677;。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20284;?#38388;,居·格桑得到藏文学术界知名学者才旦夏茸、东嘎洛桑赤列、图登尼玛、端智嘉、毛尔盖·桑木旦、钦若俄赛、夏日东、王尧等名师亲授,学业精进。5uL中国藏族网通

1984年,居·格桑在藏文文学刊物《章恰尔》上发表了诗文《写给家乡的一封信》,时逢藏新文学春意萌动之?#20445;?#36825;首长达三百余行、以传统手法写成的诗歌令他在学界锋芒初露。5uL中国藏族网通

你带着用许多问号组成的铁镣5uL中国藏族网通

沿着雪线走了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历史的拐弯处5uL中国藏族网通

我终于寻到了你永远的墓碑5uL中国藏族网通

而《更敦琼培》这首记述藏族历史?#25353;?#20154;物的诗作,一举拿下当年的《章恰尔》文学?#20445;?#20195;表着他创作风格的成?#20572;?#20063;奠定了居·格桑作为年轻诗人的地位。5uL中国藏族网通

此后30年,居·格桑多次放弃从政的机会,独在小楼,无论春秋,平静地作诗、著文、译作、研究,他把青灯白卷?#28216;?#38047;情一生的伴侣,验证着当一个人的精神?#30475;?#21040;了能够战胜任何孤独任何寂寞的程度,那才是真正?#30475;?#30340;箴言。5uL中国藏族网通

一个人,一生所能做的最有价值的事,就是虔诚地热恋。这位致力于把毕生的精力献给藏汉文翻译和藏学学术研究的杰出知?#26007;?#23376;,视学术操守重于自己的生命——5uL中国藏族网通

他立业于公5uL中国藏族网通

“新中国成立以来,果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藏学研究事业与其他各项事业一样,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蓬勃发展,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5uL中国藏族网通

自参加工作以来,除了一两年的秘书和宣传工作外,居·格桑始终坚守着藏汉文翻译这片领地,并乐道于这份事业。5uL中国藏族网通

对这份三尺案头终日与铅?#27835;?#20237;的“事业?#20445;?#23621;·格桑有着自己的解答:人都想做一点事情,活得有一点价值,对他人多一点益处,这是?#20197;?#24847;做的事,拿手的事,干起来不觉乏味的事。5uL中国藏族网通

自1994年担任州民族语言办公室主任以来,居·格桑在这个岗位上年复一年承接着大量的翻译任务,每年由他翻译、审定的公文及稿件平均约为30万字,在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方面,在维护自治州政治稳定、民族团结、社会进步方面,?#27605;?#27595;庸赘言。5uL中国藏族网通

时年的青海,藏语公文写作尚未确立统一的规定格式,地处偏远的果洛自不待言,为此,居·格桑倾注了大量心血。如今,他已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谈及当前的?#32431;觶?#23621;·格桑说:“目前,藏文公文的写作?#30740;?#25104;独立的文本,但有些新词的翻译,各地意见并不统一,我们仍在努力。”5uL中国藏族网通

?#36865;猓?#20026;改进机关工作作风,增强党群、干群关系,加强各民族干部之间的相互交流和合作共事,果洛州出台?#26007;槳浮罰?#22312;行政事业机关单位加大普及和使用藏语言文?#33267;?#24230;,落实到民语办,居·格桑又置身其中,铺开了机关干部学习藏语文活动。5uL中国藏族网通

此后,为建立机关干部学习和使用藏语文的长效机制,2012年,州委组织部与州民语办联合开?#22815;?#20851;干部藏语文培训工作,居·格桑为之不遗余力。5uL中国藏族网通

公文翻译之余,他笔耕文学译作。5uL中国藏族网通

1991年,由居·格桑翻译,朱自清的《春》和峻青的《海滨仲夏夜》等散文名篇,相继收?#21152;?#20116;省区中学教材。?#21040;?#30340;评价是,要译出?#30830;?#21512;原文的韵味,又合乎藏文语言习惯,没有较深的藏汉文文学造诣和语言体验,难?#32676;?#22823;,而居·格桑的译作着力于藏汉文化之间的对话与交流,既忠实于原作,又能经受住社会接受力的考验,难能可贵。5uL中国藏族网通

翻译被称作第二次创作,居·格桑曾翻译过智利著名诗人、?#24403;?#23572;文学?#34987;?#24471;者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母亲的诗》,译作清新隽永,译意精湛,以对作品思想内涵的深刻理解和对作品?#24080;酢?#24773;感恰如其分的把握,在翻译界引发好评。5uL中国藏族网通

近年来,居·格桑译作颇丰,出版的翻译著作有西方哲学名著《生存空虚说》与《人性的弱点》,参与编译、出版了《汉藏英生物学大辞典》、《汉藏英常用新词语图解词典》、《汉藏英常用新词语注解词典》等,还间或翻译了部分唐宋诗词、当代长篇叙事诗等。与?#36865;保?#23621;·格桑还从事着翻译理论的研究,并发表了?#26007;?#35793;与双语———论民族干部双语化现象》等论文,不免令身边许多人感喟:在工作之余,他走的是一条多么艰辛而又寂寞的文学翻译之路!5uL中国藏族网通

这30年,居·格桑无数次地击溃了孤独轮番的包抄,以惊人的毅力避免着作为一名学者气质上的退化。5uL中国藏族网通

明晰了人生职责所在,居·格桑之于自身生命指向逐渐变得高度清醒与自觉。面对现实的缺憾与诱惑,他坦言?#21644;?#38069;之人也有快乐,就生活而言,看不惯的,离远一些看便是了!5uL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党培养的少数民族知?#26007;?#23376;的楷模,以百折不挠的坚韧?#25925;汀?#30693;?#26007;?#23376;怎样为国家做?#27605;住?#36825;个命题,致力于以毕生心血搜集整理?#20598;?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他立行于志5uL中国藏族网通

“党和政府长期关心支持藏族文化,为完成这些传统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发展工作,大批藏族和汉族学者做了长期的努力,可谓前无古人。”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5uL中国藏族网通

?#30740;?#20837;?#36965;?#36393;着地?#28023;?#36208;进满目经史的果洛州?#20598;?#20445;护中心,淡淡的藏香气息沁人心脾。5uL中国藏族网通

打开东面的书柜,居·格桑从码放齐整的?#20598;?#20013;取出一卷藏文文献,揭开一层层悉心包裹的黄布,一摞摞条形著述散页庄重威?#24688;?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真正面对这些?#20598;?#36164;料的时候,心底禁不住一阵战栗,面对浩瀚广博的文字遗存,心灵似乎已和历史的足音契合在一处。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曾在中央民院专修古藏文专业,在这个领域有着较为深厚的积淀。“果洛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高寒缺氧,地广人稀,交通不便,搜救失散?#20598;?#38590;?#32676;?#22823;。”他说道。5uL中国藏族网通

当?#20445;?#25163;头经费短缺,车辆不时抛锚,常常露宿?#24052;猓?#22312;两年多的时间里,居·格桑几乎带队走遍了全州的50个乡镇、60多座寺?#28023;?#22312;7万多平?#28966;?#37324;的范围内普查、搜集各种?#20598;?#25991;献、资料以及民间口碑?#20598;?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中华文明浩繁的典籍中,除了汉文文献外,最多的就是藏文文献。文字是文明传承的载体,保护藏文与文献就是保护了藏文化的基础。果洛?#20598;?#28304;远流长、分?#27982;?#24191;、内容涉及语言、文学、医学、哲学、天文历算、历史、宗教以及民间故事、歌谣、谚语等,既有书籍类、文献类和铭刻类,也有大量种类繁多的说唱类,几乎涵盖了藏族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就是在今天,我们还能搜集到不少?#20598;?#25991;献资?#24076;?#20854;中不乏孤本、善本和珍本,有些?#20598;?#19987;著,我们认为对整个藏族传统文化的丰富和发展都具有特殊的意义,甚至具有填补空白的价值。”从居·格桑言之切切的话语中,不难想见这些?#20598;?#19981;可低估的学术价值。5uL中国藏族网通

打开西面的书柜,居·格桑拿出近50本已经整理、编目、出版的?#20598;?#36825;样?#20302;?#22320;出版藏文图书,在果洛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当你凝神于这些沧桑悠远的著述?#20445;?#20284;乎每一本蕴藏着厚重历史文化感的典籍都在召唤你,期许着?#25345;?#35299;读和发现。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保护抢救?#20598;?#25991;?#36861;?#38754;,州民语办的学者们显?#22659;?#20196;人尊敬的力量。居·格桑介绍,藏文文献的整理工作十分繁重,万千散页的分类归?#25285;?#24314;立目录,研究整理可谓浩繁芜杂。5uL中国藏族网通

“现代化的科研手段是搞好藏学研究工作的重要条件,在?#32435;?#31185;研手段方面,我们已经得到了国家的有力支持。特别是在搜集、抢?#21462;?#25972;理出版藏文典籍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成绩显著,赢得了国内外藏学界的赞誉。”他说。5uL中国藏族网通

“与?#36865;保?#26524;洛?#20598;?#30340;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首先,由于在历史上较长时间内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这里仍能找?#28966;?#32769;神?#25353;?#35828;的踪迹。其次,在果洛地区除了有丰富的民间故事、歌谣外,修辞谚语非常丰富且生动形象,表现力极强,另外还有不少童谣、马说、剑说、骰点说?#32570;?#20020;失传的民间说唱?#28304;恰?#20877;则,果洛被称为格萨尔故乡,自然不乏格萨尔王传的说唱艺人和说唱故事,现已成为公认的艺人最多、版本最集中、说唱?#38382;?#26368;活跃的地区之一。在多次普查搜集中,我们也发现了大量以格萨尔英雄史诗为题材的民间说唱作品,这些作品语言优美、结构宏伟,显?#22659;?#26524;洛丰厚的史诗文化?#33258;獺?#24403;然,除了以上所述,果洛还有很多有关世界形成、人类起源、生产生活、风物习俗等方面的传说以及山水颂、祭祀歌等,充分证明了这里是一个取之不尽、异?#21490;?#21576;的?#20598;?#25991;化宝库,要做到彻底的搜集、抢?#32676;?#20445;护,还需要做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他谈道。5uL中国藏族网通

倾听他的话语,注视他的目光,恍然间,在?#35757;?#22914;山的书籍前,你的头脑中会闪现出一个呕心书?#31119;?#27813;血疾书的影像,宛如在牧野之?#24076;?#39118;动树叶之?#20445;?#21548;到了一片森林浩大的声音。5uL中国藏族网通

这是一份庄重的“颁奖词?#20445;?#20170;天依旧余音缭绕。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以搜救?#20598;?#20256;承民族传统文化的神圣使命感积极组织有限的人力财力开展了搜?#26085;?#29702;失散?#20598;?#30340;工作。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现已搜集到地方珍贵?#20598;?#30334;余部,整理出版了《果洛历代文人著作选集》7集、《果洛?#20598;?#19995;书》32集,完成《中国少数民族?#20598;?#24635;目纲要·青海卷·果洛部分》8册、4000余词条的收集、编写任务,为地方民族?#20598;?#30340;抢?#21462;?#20445;护做出了突出?#27605;住!?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摘自2014《全国杰出专业?#38469;?#20154;才名册》简要事迹。5uL中国藏族网通

?#20998;?#26102;敏,学术精进,内省自我,关注社会,顺着凝固的文字,构筑雪域风物之上的人文思索、道?#32511;?#31350;和信仰追?#21834;?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他立言于著5uL中国藏族网通

“一个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家乡,热爱自己的事业的人,才能成其为大写的人!”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5uL中国藏族网通

行文?#38142;耍?#20381;然有必要对居·格桑的履历再做一次补充说明。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现任果洛藏族自治州民族语文工作办公室主任,兼任青海省民族语文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青海省作家协会顾问,主要从事藏汉翻译、语言文学及术语标准化研究等工作。5uL中国藏族网通

他在专攻学术之余潜心创作,?#32676;?#22312;国内外文学及专业刊物上主要以藏文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及学术论文达300余篇,出版诗集《雪山下的情怀》、《一路花雨》、《雪乡风》等,出版诗歌理论研究专著《诗歌论》,多篇诗歌、散文被译为法、英、日文发表于国外文学期刊。5uL中国藏族网通

2012年付梓的《居·格桑的诗》(汉译版)和《居·格桑散文选集?#32321;?#36873;入中国作家协会2014年重点扶持作品。1991年,他荣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颁发的中国庄重文文学?#20445;?011年获首届青海文学?#20445;?#24403;选为两届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2014年9月,居·格桑荣获“全国杰出专业?#38469;?#20154;才?#32972;?#21495;。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居·格桑的著述中,诗歌备受关注。他朴素的诗行,像阿尼玛卿冈日的风,过滤了俗念微?#23613;?#21561;逝了欲望杂陈。5uL中国藏族网通

明净的月光下5uL中国藏族网通

野花轻飘飘的影子5uL中国藏族网通

没有摇曳却想摆动5uL中国藏族网通

虽然朦胧?#20174;智?#26224;5uL中国藏族网通

没有低泣也没有笑声的时候5uL中国藏族网通

回忆往事 有着5uL中国藏族网通

一如生活一样的味道5uL中国藏族网通

———摘自居·格桑的诗《往事》5uL中国藏族网通

用藏文创作的《居·格桑的诗》原作77篇,由作家龙仁青翻译为?#27827;錚?#25910;?#21152;凇?#37326;牦牛文学丛书》第一辑。作家班果和?#32439;?#20026;《丛书》所作的总序中,引用了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一?#20301;埃?span style="display:none">5uL中国藏族网通

今天的中国文学正在向世界打开,这为少数民族作家的创造提供了更广阔的可能性。在“喧哗与骚动”之中,如何?#26790;?#23398;?#26377;?#26412;民族的精神烛火,如何弘扬魅力独特的民族文化,是少数民族作家正在思考和实践的命题。少数民族作家对本民族历史记忆和文化经验的动情关照,对人与自然深层关系的虔敬思考,对时代特色和社会生活的别致观摩,对人类共同理想、尊严和美德的坚定守望,以及对优美母语和?#27827;?#30340;精致运用,都是今天中国文学不容忽视的风景,都构成了中华民族珍贵的历史符号与文化财富,就像灯火一样,照亮了中国各族人民思想的表情和人性之美。5uL中国藏族网通

就诗歌创作,居·格桑曾表示:“我的创作主张是在继承藏族优秀诗歌传统的基础?#24076;?#20511;鉴和吸收现代?#24080;?#34920;现手法,创作出既有民族特色又有时代风格的新诗。5uL中国藏族网通

对此,龙仁青深表认同。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为《居·格桑的诗》所做的跋中,他这样写道:居·格桑?#20004;?#29983;活在果洛草原,这片氤氲在《格萨尔》史诗文化氛围中的广大?#24651;兀?#20174;来就有一种厚重的文化精神和气魄,面对今天扑面而来的时代春风,这里也同样绽放着时尚和流行的艳丽花朵。或许正是这样一片地域的养育,让居·格桑的诗歌语?#28304;?#34892;于时代和传?#25345;?#38388;,有了一种似是信手拈来的自由和洒脱,宛似一个来自草原的纯净少女,虽然已经是一身顺应城市的时尚装饰,却从来不放弃手腕上那一串朴素的木?#21490;?#29664;,发髻间那一颗松耳石的头?#25105;?#26679;,让?#36861;?#30340;时代得以传?#25104;?#24425;的?#31283;荊?#21453;而体现出了一?#20013;?#39062;和含蓄兼和的美。5uL中国藏族网通

并非?#37319;?/strong>5uL中国藏族网通

在与居·格桑的长谈中,听他说起过,曾有许多人这样问道:在您的著作中,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5uL中国藏族网通

“记得当我站在卢浮宫中欣赏维纳斯的那一刻,心中满怀感喟:在古典?#24080;?#30340;不朽杰作中,断臂维纳斯?#25925;亲?#23436;美的!”今天,他这样答道。5uL中国藏族网通

记得居·格桑17岁那年,当他的诗歌处女作《颂歌》发表后,他隐?#20960;?#21040;,这定是心中绿意葱茏的苗圃中———最先发芽的那粒种子。相信今天,他的心中,已是秀色无涯。5uL中国藏族网通

居·格桑从草原走来,又向草原走去,大野之?#24076;?#29287;草如?#20445;?#20182;的身影如帆。5uL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
相关稿件
  • 走进西黄寺 听年轻藏族学者讲述班禅塔的“前世今生”

    ?#26412;?#35199;黄寺内有一座清净化城塔,俗称“班禅塔?#20445;?#26159;整个西黄寺的核心建筑。此塔始建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建?#26705;?#26159;乾隆?#23454;?#19987;门为在西黄寺?#24067;?#30340;六世班禅而修建的金刚宝座式样衣冠塔。...  [详情]

    发?#38469;?#38388;:2017-01-10 08:36:39